·首页 · 加入收藏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| 经典案例 | 版权
《唐人街探案》编剧署名争议 陈思诚被斥"吃独食"
发布时间: 2016-01-25 来源:

    贺岁片《唐人街探案》目前票房已突破7亿元,口碑也不错,尤其是悬疑剧情的好评指数颇高。然而枝节横生,导演陈思诚近日遭遇质疑,编剧李亚玲指责其独享编剧署名权,“在片头只给自己署名编剧,把其他三个编剧、两个剧本统筹都署名在片尾。”

陈思诚方面已通过《唐人街探案》官方微博发出声明,称李亚玲的言论与事实严重不符,已侵犯陈思诚的名誉权,准备诉诸法律。不过,在业内人士看来,如今电影导演贪占编剧署名的情况屡屡发生,编剧署名急需规范。

    现象: 

    “你署片头,我署片尾” 

    《唐人街探案》上映没多久,影视编剧苏健就发出微博,指出该片片头只有“编剧/导演陈思诚”的署名,而在片尾字幕中,“剧本创作”一栏下,则以“联合编剧”、“剧本统筹”等指称其他编剧团队成员。此外,在豆瓣相关电影资料页上,该片的编剧也只有陈思诚一人。编剧李亚玲转发了这条微博,并附言“不明白,陈思诚已完成原始积累了,为什么还这么喜欢吃独食儿”。

李亚玲随即曝出陈思诚独特的编剧流程:“先找人聊天聊理想,谈一个创意出来,再请几个网络写手或是新人,写出几版故事;再把其中可用的亮点提炼出来,交给一帮编剧写初稿;再把初稿交给另一批编剧改二稿;再换一批编剧写三稿……最后项目成型了,再自己改一稿,在片头只给自己署名编剧。参与创作的编剧们都不享有版权,对部分实在撇不开的编剧,就在片尾署名联合编剧或剧本统筹。”

4年前,李亚玲就和陈思诚因剧版《北京爱情故事》的编剧稿酬一事闹上法庭,这场编剧讨薪风波直到去年才尘埃落定,最终法院判决陈思诚支付拖欠的稿酬及利息,并致歉。但陈思诚并未表达歉意。对于此次李亚玲的质疑,《唐人街探案》官微发布律师声明,称李亚玲侵犯陈思诚名誉权,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影片的“联合编剧”程佳客则力挺陈思诚署名并无不妥,直言李亚玲令自己卷入纷争。

“我不是出于跟陈思诚的个人恩怨,也不是要替程佳客个人维权,其实是讨论一个行业现象。”李亚玲解释说。在她看来,编剧、导演、主演三大电影主创的署名都应该放在片头,既然是联合编剧,影片就是共同作品,其他编剧也该署在片头。编剧署名可以有先后、稿酬可以有多少,但不能有尊卑,“不能你署在片头,我署在片尾。”

    根源: 

    导演权力大,编剧被贬低 

    电影编剧署名混乱的现象,近几年来屡屡发生。比如前几年的《墨攻》上映后不久,编剧李树型就把该片导演张之亮告上法庭。影片编剧署名为张之亮,而李树型的名字则排列在工作人员一栏,最后张之亮败诉。又如《赵氏孤儿》的编剧署名陈凯歌,参与一半以上剧本创作的高璇、任宝茹的署名却是“前期剧本创作”,因此双方闹出纠纷。

    李亚玲愤愤不平地说,很多电影公司都这么干,对编剧不尊重,要么不给编剧署名,要么不堂堂正正地署名,这就像一场盛宴开席了,编剧只能待在一旁吃残羹冷炙。“如果是影片编剧,就该放在一起署名;如果贡献小,可以标明感谢,但不应该有‘联合编剧’这个称呼。”苏健认为,《唐人街探案》的做法很不好,以后其他导演也可以这样效仿,随意给编剧安个名目放在片尾。

国内尊重编剧的导演也有,像张艺谋从不把自己列名为编剧,像姜文的《让子弹飞》《一步之遥》把所有编剧都署名,又像宁浩也从不贪占编剧署名。“以前觉得姜文电影的编剧署名八九个,有点太多了,现在看来人家还是有大导演风范。”苏健坦言,很多导演是自私的,贪占编剧署名,显得自己会编会导,能力很全面,让粉丝们更加崇拜,归根结底还是名利心所致。

    在影视编剧余飞看来,跟电视剧导演相比,电影导演的话语权太大,对剧本的控制、干涉更多,还能掌控影片的后期剪辑,而编剧的话语权太弱势。“导演参与剧本到一定程度,确实该署名。但大部分情况下,导演署名编剧,编剧也不乐意,导演强行介入后,编剧没法独立创作。”他感慨,要是导演那么在乎编剧署名,要给自己挣门面,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当编剧,还找职业编剧干嘛呢?

    影响: 

    编剧不愿写,观众看烂片 

    事实上,一些年轻编剧为傍上知名导演,心甘情愿放弃编剧署名,也使得电影编剧的署名方式不正常。

    有网友就质疑程佳客“不领情”,反而责怪替他打抱不平的编剧同行。“新人要出头,也得有底限,要站着挣钱。有些新人为了上位,不讲江湖规矩,连法律赋予的权利都可以放弃,去换取一个机会。”李亚玲说,老编剧们都感叹现在的江湖变了,新人已经不讲基本行规。

    李亚玲坦率地说,每个编剧都有责任维护行业的尊严,其实很多投资方排队找自己写剧本,自己站出来呐喊一下,只是想维护行业而已。“如果有话语权的一个人署片头,其他人都当炮灰,只会导致很多编剧不愿意写电影剧本,观众只会看到更多烂故事。”她说,现在电影编剧的地位太低,所以自己就不写电影剧本。

    “目前国内电影的创作流程、资本分配都有问题,编剧做电影大多没有保障,不想把主业放在电影上。”余飞坦言,国内真正的职业电影编剧屈指可数,也就芦苇、李樯等人,其他人都是兼职做电影编剧。但就算是芦苇、李樯,其经济收益跟那些与他们名声相当的导演、演员相比,不知要差多少倍。他笑称自己写电影剧本就曾上过大当,版权、署名都被侵占,之后就只写电视剧了。

    苏健介绍,好莱坞电影的编剧署名很规范,编剧工会也有规定,一部影片的编剧按照贡献大小来署名,一般不超过三个人;其他参与剧本创作的只能是“编剧医生”,只得到稿酬但不能署名。相比之下,他呼吁国内电影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一起来规范编剧署名问题,比如,署名一律放到片头、署名顺序按照对作品贡献大小而定,若不满意可申诉。不过,业内人士对此大多不乐观,类似《唐人街探案》的编剧署名例子可能还会出现。

    ( 来源:北京日报  记者 周南焱)

 



相关文档
相关附件

[ 关闭CLOSE ] [ 打印PRINT ]